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
 
英國法官選任改革中的變革與堅守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4-15 14:18:37

陳進科 張福坤   

法官的選任應當考慮專業性因素還是廣泛代表性,是一個復雜的問題,也是各國設計法官選任制度時首先需要思考的內容。英國早在1215年《大憲章》中,就有被選任的法官應當熟悉并自愿遵守英格蘭法律的要求,此后更是形成了從出庭律師之中選任法官的慣例,體現了法官選任與法律職業化緊密聯系的思想。

但是,近代以來,法官選任的權力逐漸被大法官掌控,保守與單一成為英國法官的代名詞。故如何反映不同社會階層的司法民主訴求,成為英國人在《憲法改革法(2005)》中對法官選任所作出改變的原始肇因之一。需要說明的是,英國由英格蘭與威爾士、蘇格蘭、北愛爾蘭三個區域組成,三者因歷史的原因,在文化與法律體系上存在較大的差異,本文主要涉及的是適用傳統普通法的英格蘭與威爾士地區,且不包括英國治安法官。

從單一性到多樣性

改革之前的大法官,對法官選任有著極大的話語權,“上院常設上訴法官、上訴法院法官、高等法院法官、巡回法官等,均由大法官推薦、首相提名、英王任命”,他幾乎包攬了英國所有法官的提名或者推薦權,而首相的提名與英王任命多流于形式。

雖然是由大法官下設的大法官部來具體負責法官候選人的甄別與挑選等事宜,但因其直接受大法官領導,故法官的選任或多或少地會受到大法官本身的政黨背景以及個人傾向的影響,法官的職業生涯要求以及其終身任職所帶來的老齡化趨勢,更加重了英國法官群體的保守傾向,催生了大量臉譜化特征明顯的法官。這已不能滿足不同階層的社會成員對司法的實際需求。

2003年,時任英國首相布萊爾曾試圖以憲法事務部替代大法官。雖然大法官這一職務最終得以保留,但在《憲法改革法(2005)》中,其包括法官選任在內許多權力受到了削弱,而該法在法官選任上對選任主體、選任方式等方面所作出的變更,明確地體現著鼓勵法官選任多樣性的精神。

從大法官到選任委員會

同其他國家的大法官相比,英國大法官具有非常獨特的特點,它并非純粹的司法職務,被任命為大法官的大臣,通常身兼上議院、內閣以及最高法院三個部門的重要職務。大法官這一稱謂甚至可以追溯到諾曼征服之前,它實質上是國王的御前大臣,有著較為明顯的行政性色彩。在《憲法改革法(2005)》頒布以前,負責法官選任工作的大法官部帶有較為明顯的行政化特征。英國雖曾先后通過引入了法官候選人主動申請等模式,以增強法官選任過程的公開性,但在實際運用中效果并不太理想,大法官在法官選任中仍實際掌控著提名或者推薦候選法官的關鍵環節。而大法官作為內閣重要成員,“根據慣例,如果其所在黨派競選失敗,其則辭職”,故其實質上要受到執政黨組閣的影響,這必然會對法官選任造成影響。

《憲法改革法(2005)》引入委員會模式后,大法官不再直接擁有法官的提名與推薦的權力,法官的選任與提名等工作被交給了由多人組成的選任委員會共同決定。該委員會分別負責兩個層次的法官選任工作。一個是專門負責最高法院的院長、副院長以及該法院法官的選任,被稱作選任委員會;另一個是負責普通法官選任的法官遴選委員會。

而大法官則只能在特殊情況下,比如院長缺任等,擁有有限的召集委員會的權力或者對委員會提名的不符合法定條件的法官候選人提出異議,以及在協商并向兩會提出指導草案后,對委員會的選任工作作出非強制性指引,委員會成為真正擁有法官選任權的重要機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委員會本身并不屬于行政機構,不會受到政黨輪流執政的影響,有助于避免法官選任受到其他因素的過多干擾。

英國的選任委員會的組成為不少于5名成員的奇數,且必須包括至少一名無法律資格的人,至少一名法庭法官,至少一名法官遴選委員會的成員,還分別包括至少一名蘇格蘭和北愛爾蘭法官遴選委員會的成員,地域身份與法律身份可以兼具。如果選任的是法院的院長,還需要非法律職業人士作為遴選委員會的主席。

而選任普通法官的法官遴選委員會的組成則顯得更為復雜,由于它需要選任首席大法官、法庭庭長、上訴法院法官以及普通法官,它通常需要在選任時組成遴選小組,它是法官遴選委員會的下屬委員會,其成員既需要有現任法官,也要有出庭律師,同時還包括非職業的治安法官以及非法律人士。從以上內容可以看出,委員會成員的組成注重對特殊區域、不同階層社會成員代表性的考慮,這體現了在法官選任中實現廣泛代表性的思想。

對法律職業化的堅守

雖然強調多樣化是法官選任變革的重要內容,但法律職業本身帶有較強的技術性特征,柯克大法官以“理性技藝”來反對詹姆斯一世國王染指司法的故事,仍被英國人所津津樂道,故在法官選任中的職業經歷與執業年限要求仍在《憲法改革法(2005)》得到了有效地堅持。比如,該法規定選任最高法院法官時,候選者擁有至少15年出庭律師職業經歷或者至少2年的高級法官任職經歷。這有助于在擴大法官多樣性的同時,保障司法的職業性特征,平衡了法官選任的專業性與民眾對司法民主性要求之間的內在沖突。

而選任法官時對其職業經歷的考慮也在世界范圍內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在日本進行的有限“法曹一元化”改革中,包含著對法官候選者法律職業經歷的考察等內容,德國圖林根州高等法院院長史蒂芬·考夫曼博士,也曾直接表示職業經歷是該州選任法官時的重要參考標準。這實質上也是對法官職業化要求的重申,它構成了與民眾司法民主化訴求的互補,也是傳統的法律專業化要求在現代法官選任制度中的延續。

總之,英格蘭的法官選任改革中,既有契合其自身的社會文化特點的內容,也有適應社會需求與民眾呼喚的變革,既有對傳統法律職業化的堅守,也有對司法多樣化民眾訴求的回應,而其循序漸進、尋求職業化與多樣性兼顧的變革思路尤為值得深入思考。

(作者單位:四川省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慶市永川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