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
 
法不溯及既往原則不得違反
稿件來源: 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4-17 09:32:00

對話人

華東政法大學房地產政策法律研究所所長 楊勤法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立法咨詢專家     胡功群

《法制日報》記者             王 陽

記者: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2003年判決“地下車庫歸全體業主”,依據《江蘇省商品房價格管理規定》及相關規定是否正確?

楊勤法: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10月26日公布的《關于裁判文書引用法律、法規等規范性法律文件的規定》第四條規定,民事裁判文書應當引用法律、法律解釋或者司法解釋。對于應當適用的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或者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可以直接引用。對于第四條規定之外的規范性文件,法院根據審理民事案件的需要,經審查認定為合法有效的,可以作為裁判說理的依據。

《江蘇省商品房價格管理規定》是一種地方性規章,法院作出裁判時,不能直接引用。如果法院認為“車庫作為公配設施,其建設費用屬于商品房成本的構成部分,未經物價部門批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增加或變更”是合法有效的,可以將《江蘇省商品房價格管理規定》作為裁判文書說理的依據。

胡功群:根據立法法的規定,規章有部門規章和地方政府規章。規章能否成為裁判依據,在民事訴訟中沒有具體的限制。因此,《江蘇省商品房價格管理規定》作為地方政府部門規定在與憲法、法律、行政法規不相抵觸的,經審查認定為合法有效的,可以作為裁判說理的依據參照適用,不可直接引用。

記者: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發回重審后,鼓樓區法院時隔11年才進行審理,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楊勤法:民事審限制度的目的是防止拖延訴訟,確保司法高效。

鼓樓區法院將南京市中院發回重審的案件拖了11年,確實難以找到合法理由。鼓樓區法院審理南京市中院發回重審案件是在2012年民事訴訟法修改前,關于審限的規定也應該按照之前的規定,也就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9月14日發布的《關于嚴格執行案件審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規定》。依據本規定第二條,加上本院院長批準、上一級法院院長批準,鼓樓區法院最長的審限是1年3個月。

胡功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嚴格執行案件審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第一審民事案件,期限6個月;有特殊情況需要延長的,經本院院長批準,可以延長6個月,還需延長的,報請上一級人民法院批準,可以再延長3個月,最長也不得超過15個月;對民事判決上訴案件的二審正常審限是3個月,最長不超過6個月;對民事裁定上訴的審理期限為30日。但公告、鑒定、處理管轄權異議和爭議期間,以及委托有關專業機構進行審計、評估、資產清理的期間和依法中止訴訟的期間不計入審限。人民法院審理涉外、涉港、涉澳、涉臺民事案件的期間,不受上述規定期間的限制。

南京市中院裁定發回重審后,鼓樓區法院時隔11年才進行審理,不能簡單地以時間過長來詰問其是否符合法律規定,是否已經超過審理期限,而要看鼓樓區法院在重審期間是否有依法中止其審理的情形出現?是否有除外的審理期間?如果有依法中止或除外的期間出現,即使經歷了11年才進行審理,也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記者:鼓樓區法院能否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和南京《商品房附屬房屋轉讓等問題的若干規定(試行)》作為裁判依據?

楊勤法:本案涉及法律的溯及力問題。法律溯及力是指法律對其生效以前的事件和行為是否適用。如果適用,就具有溯及力;如果不適用,就沒有溯及力。

法律是否具有溯及力,不同法律規范之間的情況不同。我國立法法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規章不溯及既往,但為了更好地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權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別規定除外。鼓樓區法院審理星漢公司車庫糾紛一案,此行為發生在物權法實施前,依據立法法及最高法的司法解釋,鼓樓區法院判決時,不能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作為依據。

至于南京市《商品房附屬房屋轉讓等問題的若干規定(試行)》,更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除了其本身僅是規范性文件,頒布的時間也是在車庫糾紛行為發生后,也沒有溯及力,法院不能直接引用。

胡功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9條明確規定:本解釋自2009年10月1日起施行。因物權法施行后實施的行為引起的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適用本解釋。本解釋施行前已經終審,本解釋施行后當事人申請再審或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決定再審的案件,不適用本解釋。

本案在2003年發生,不屬于物權法施行(2007年10月1日)后實施的行為引起的案件,且對于此類案件,當時的房地產管理法、土地管理法、民法通則等都有相關規定可以適用。所以本案不應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物權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十二條也有明確的規定作為印證。其第二十二條規定:本解釋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本解釋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審案件,適用本解釋。本解釋施行前人民法院已經受理、施行后尚未審結的一審、二審案件,以及本解釋施行前已經終審、施行后當事人申請再審或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決定再審的案件,不適用本解釋。

上述法律條文都明確規定了“法不溯及既往”,因此不能賦予后頒布的法律及其司法解釋具有法律的溯及力,鼓樓區法院屬于適用法律(司法解釋)錯誤。

同樣,2004年12月15日才施行的南京市《商品房附屬房屋轉讓等問題的若干規定(試行)》也涉及“溯及力”問題。更重要的是,其“既非法律也非行政法規”,鼓樓區法院更不能直接作為裁判的依據加以適用。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