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
 
高層建筑靠什么遠離火災陰影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4-18 10:18:13

本報記者

法國當地時間4月15日傍晚,有著悠久歷史、偉大的地標性建筑——巴黎圣母院遭遇一場始料未及的大火。

火舌肆虐,濃煙滾滾,大火炙烤著華麗精美的巴黎圣母院,更灼燒著世人的目光和神經。全世界在為巴黎圣母院哭泣、祈禱。

就像有人評述的那樣:巴黎圣母院在殘酷的法國革命和20世紀的世界大戰中幸存下來,但在令人恐懼的短暫時間內,這場大火毀壞了巴黎乃至歐洲的象征性建筑。

值得慶幸的是,巴黎圣母院的主體結構被保住,一些著名雕像幸免于難,但三分之二屋頂已蕩然無存,其中包括最具標志性的93米高哥特式塔尖。

盡管巴黎圣母院起火原因仍在進一步調查中,但這場大火已足夠引發我們反思:高層建筑滅火為何如此之難?如何避免悲劇重演?

高層建筑火災多發滅火難

從當地時間15日晚7時左右到16日上午10時,這場大火持續時間長達15小時。

據當地媒體報道,面對大火,當地出動了數十輛消防車以及至少18根高壓空氣軟管控制火勢蔓延,但巴黎圣母院內長達數世紀之久的橫木梁以及圣母院的高度使得撲滅這場大火顯得尤為困難。

《費加羅報》援引專業人士的話稱,由于圣母院較高,為火苗的燃燒提供了額外的氧氣,同時這一高度使得消防員難以迅速到達并處理。

“當時屋頂上的火勢很高,可我們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在燃燒。”參與滅火的當地消防員雷科普夫回憶說。

建筑過高,導致火災發生時難以展開有效救援,這恐怕是各國消防員都時常遇到的難題。畢竟,高層建筑火災并不鮮見。

高層建筑滅火是世界性難題。中國人民警察大學消防指揮系主任吳立志教授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高層建筑,即超過10層的住宅建筑和超過24米高的其他民用建筑。高層建筑火災已成為威脅城市公眾安全和社會發展的主要災害之一。

“我國高層建筑火災形勢十分嚴峻。”吳立志說,國內高層火災發生起數較多,近10年來全國共發生高層建筑火災3.1萬起,死亡474人。其中,2017年,我國高層建筑共發生火災5046起,這一年,高層建筑火災數量超過近十年來高層建筑火災的平均數。

吳立志坦言,高層建筑火災的撲救難點,在于其建筑特點和結構方式易形成立體燃燒,同時,復雜使用功能和布置形式大大增加了火災撲救難度。

何為立體燃燒?為便于理解,吳立志引入“煙囪效應”這一概念:許多高層建筑內部上下貫通,內部存在大量疏散樓梯、豎向管道井、中庭和玻璃幕墻縫隙等,一旦發生火災,這些部位易產生煙囪效應,成為火勢垂直蔓延的主要途徑。同時,火勢還可通過門、窗、吊頂、走廊等途徑橫向蔓延,也能通過橫向的孔洞、管道、電纜橋架蔓延。

與此同時,由于高層建筑復雜的空間結構,對消防員鋪設水帶有較大影響。此外,高層建筑往往體量龐大、通道復雜、人員過度集中,復雜的通道容易使人迷失方向,影響人們在發生火災時的疏散逃生,這也成為高層建筑火災傷亡人數多的重要原因之一。

對此,中國人民警察大學消防指揮系火災煙氣控制研究中心主任李思成教授表示認同,“建筑高度增加和復雜平面布局確實增大了滅火作戰難度”。

據李思成介紹,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消防云梯大概能抬升到112米,約40多層樓的高度。而國內目前最高的消防云梯車是101米,約35層樓的高度。這與動輒幾百米的高層建筑相比,顯然不在一個維度。

防火需把好三個“關口”

就高層建筑火災撲救而言,如何預防高層建筑火災更加重要。

在應急管理部沈陽消防研究所研究員隋虎林看來,高層建筑防火和滅火問題十分復雜,絕非消防部門一家之力能夠解決,因此在建筑設計、質量監管、行業主管等方面要加強協同治理。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治安學院應急警務教研室主任、首都社會安全研究基地城市應急研究基地主任寇麗平也認同這一觀點。

寇麗平分析說,我國的消防工作貫徹“防消結合,預防為主”的方針,但由于高層建筑火勢蔓延快、疏散困難、撲救難度大,“自防自救”成為高層建筑消防安全的基本原則,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一是從建筑設計、施工到日常使用,從建筑硬件、人員素質到管理制度,消除火災隱患,防止火災發生;二是通過火災監測報警、防火分區、自動滅火設施等措施實現火災的早期監測和救援,依賴高層建筑自有的設施和人員控制火災發展,防止火勢蔓延。

“但是,由于我國消防工作長期形成的思維定勢,承擔消防監督管理職責的消防部門被認為是消防工作的主責部門,甚至是唯一主體,其他部門、單位和社會公眾在消防安全方面意識不足、參與缺位,高層建筑‘自防自救’更是無從談起。”寇麗平說,在實際滅火工作中,往往會出現固定消防設施不起作用、進攻通道不暢通、管道豎井弱電間被堆滿雜物并鎖閉等影響滅火作戰的現象,這都與高層建筑內的日常消防安全監督檢查不到位、相關部門責任不落實、民眾消防安全意識不足有關。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增加高層建筑防火能力?

寇麗平建議把好三個“關口”:

第一個“關口”是把好高層建筑安全“設計關”。根據201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公安部指導建設工程消防設計審查職責劃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進一步理順了建筑消防設計程序,明確了政府相關部門和社會中介組織的職責,為高層建筑消防安全的源頭治理奠定了基礎。《建筑防火設計規范》對高層建筑的設計有明確細致的規定,是高層建筑設計的基本要求。除此之外,高層建筑設計還必須關注高層建筑內的火災荷載問題,內外部裝修裝飾材料、家具、存放的物品等都可能是火災蔓延的介質,特別是在防火分區、分隔設施及隱蔽工程和材料使用上,都可能出現使用大量可燃、易燃材料的問題。

把嚴高層建筑安全“監督關”是第二個關口。高層建筑在使用過程中,必須通過日常監管,防止火災發生的各種可能,并保證所有建筑消防設施和防火設施一直處于正常工作狀態。負責日常消防監督檢查的部門應當切實發揮作用,在對高層建筑日常監督檢查的過程中,重點解決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電動車進入樓宇內充電的安全隱患問題;固定消防設施是否完整、好用;疏散逃生通道是否暢通;高層建筑內的管道豎井、弱電間是否存在堆放雜物并鎖閉的現象;加強中控室值班值守制度;發揮高層建筑內微型消防站第一到場力量的救援和處置作用。

第三個“關口”則是守住高層建筑安全“思想關”。高層建筑的“自防自救”不僅依賴于建筑防火設施、消防設施等“硬件”,更要依靠高層建筑的管理人員、出入高層建筑的普通民眾。通過運用“教育”和“管理”相結合的手段,通力協作共同做好對使用高層建筑的民眾的教育、管理工作,提高公眾的消防安全意識,杜絕電動車樓道內充電、高層建筑內的管道豎井、弱電間堆放雜物等消防安全隱患行為,提升每一個人的防火能力、撲救初期火災的能力和疏散逃生的能力。

落實消防安全職責是關鍵

從設計到監督,再到提高安全意識,三個“關口”涉及多個部門。問題是,如何明確責任、落實責任,牢牢守住這三個“關口”?

北京市煒衡(沈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火災與消防法律事務部主任曹剛認為,涉及高層建筑的各個方面、不同主體的消防安全職責是明確的,這些在消防法及《高層居民住宅樓防火管理規則》《機關團體企業事業單位消防安全管理規定》等部門規章中均有具體規定。

“當前,做好高層建筑防火滅火工作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消防安全職責的落實。高層建筑火災乃至火災導致的悲劇,絕大多數都是由于消防安全職責不落實導致的。”曹剛說。

2017年10月29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消防安全責任制實施辦法》,明確地方各級政府及其相關部門,機關、團體、企業、事業等單位,甚至包括個體工商戶的消防安全責任,高層建筑的消防工作自然包含其中。

記者查閱《消防安全責任制實施辦法》發現,其中有專門一章規定如何落實責任。主要包括建立政府考核評價體系和消防工作協調機制。其中,國務院每年組織對省級人民政府消防工作完成情況進行考核,考核結果交由中央干部主管部門,作為對各省級人民政府主要負責人和領導班子綜合考核評價的重要依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建立健全消防工作考核評價體系,明確消防工作目標責任,納入日常檢查、政務督查的重要內容,組織年度消防工作考核,確保消防安全責任落實。加強消防工作考核結果運用,建立與主要負責人、分管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履職評定、獎勵懲處相掛鉤的制度……

曹剛告訴記者,《消防安全責任制實施辦法》還明確了不依法履行職責要追究責任。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和有關部門不依法履行職責,在涉及消防安全行政審批、公共消防設施建設、重大火災隱患整改、消防力量發展等方面工作不力、失職瀆職的,依法依規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對于發生火災事故,還要進行問責。”曹剛說,根據《消防安全責任制實施辦法》的規定,按照因消防安全責任不落實發生一般及以上火災事故的,依法依規追究單位直接責任人、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或實際控制人的責任,對履行職責不力、失職瀆職的政府及有關部門負責人和工作人員實行問責,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事實上,我國對火災事故責任人的問責一直十分嚴厲。比較典型的是上海的一起火災事故。2010年11月15日,上海市靜安區膠州路728號公寓大樓發生特別重大火災事故,造成58人死亡,71人受傷。國務院上海市靜安區膠州路公寓大樓“11·15”特別重大火災事故調查組查明,這起特別重大火災事故是一起因企業違規造成的責任事故。依照有關規定,對54名事故責任人作出嚴肅處理,其中26名責任人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28名責任人受到黨紀、政紀處分。

這種責任追究不僅是對一次火災事故的追責,更是對防范高層建筑火災的警醒。

而就巴黎圣母院火災來說,這也是巴黎圣母院留給人類的一個特殊記憶——高層建筑防火須警鐘長鳴。

(參與采寫記者:徐偉 杜曉 蔡長春 吳瓊 侯建斌)  

(責任編輯:楊卓)
相關文章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