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
 
無視國際貿易規則
特朗普強加關稅惹眾怒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0 15:21:59

當地時間6月3日,美國華盛頓,墨西哥代表團在墨西哥駐美大使館出席記者招待會。墨西哥外長馬塞洛·埃布拉德稱,美國加征關稅并取消向中美洲北部國家提供援助計劃的決定可能會起到反作用,并不會減少移民潮。視覺中國 供圖

圖為美國與加拿大就“鋼鋁關稅”激烈博弈之際,加拿大外交部長弗里蘭、經濟發展部長貝恩斯和勞工部長哈伊杜造訪斯特爾科鋼鐵公司,譴責特朗普政府的關稅政策。 視覺中國 供圖  

□ 法制日報駐美國記者 陳小方

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接連揮舞“關稅大棒”,在威脅要對墨西哥出口美國的所有產品加稅一天之后,又向印度“宣戰”,砍掉了多年來給予印度的“普惠制待遇”,就連其盟國澳大利亞也開始受到其“關稅大棒”的威脅。特朗普政府的這種無視國際貿易規則、動輒單方面關稅相加的蠻橫做法,在美國內外引起廣泛擔擾。

借口不一而足

目前,特朗普政府的“關稅大棒”已廣泛覆蓋歐洲、日本、韓國、土耳其等眾多國家和地區。這包括自去年3月開始對日本和歐洲等國家和地區實施的“鋼鋁關稅”。

作為美國的“頂級盟國”,澳大利亞雖然僥幸躲過了特朗普的第一輪“鋼鋁關稅”,但前景仍存不確定性。最近的報道稱,由于澳大利亞對美鋁制品出口激增,特朗普曾考慮對澳大利亞征收關稅,只因受到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的強烈反對才作罷。

根據美方有關數據,澳大利亞2018年對美鋁制品出口同比增長45%,而2019年前三個月則較2018年同期激增了350%。

特朗普政府肆意揮舞“關稅大棒”的借口,有所謂的對美貿易不公,也有所謂的對美構成國家安全威脅。

在最新的案例中,特朗普威脅對墨西哥輸美產品加稅,則是為了遏制非法移民。特朗普5月30日在推特上稱,將從6月10日起對墨西哥所有出口美國的商品征收5%的關稅,且關稅將會逐步提高,“直到非法移民問題得到解決”。

阻止非法移民是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中的一大承諾。但是,在過去兩年中,特朗普政府的“嚴打”政策并未能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國。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抓扣或拒絕入境的非法移民在過去兩個月中都超過10萬人。特朗普指責墨西哥在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國方面做得不夠。

白宮在隨后發布的聲明中稱,根據美國1977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特朗普總統決定對墨西哥輸往美國的貨物征收關稅。聲明稱,如果非法移民危機未得到解決,對墨西哥產品的關稅將每月上漲5%,直到10月1日,屆時稅率將高達25%。此后,關稅將保持在25%的水平不變,直至墨西哥大幅度阻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

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到兩個星期之前,特朗普剛同意取消對加拿大和墨西哥實施了一年多的“鋼鋁關稅”,以為美國國會批準替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貿易協議”消除障礙。

據報道,除了眾議院民主黨對“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貿易協議”仍存諸多異議外,不少共和黨參議員也堅稱,只要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關稅還在生效,他們就不會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這一協議。

僅僅一天之后,特朗普又開辟了一條新戰線,宣布從6月5日起終止對印度的“普惠制待遇”。

“普惠制”是指世界上32個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出口產品給予的普遍、非歧視、非互惠的優惠關稅,是在最惠國關稅基礎上進一步減稅乃至免稅的一種特惠關稅。印度從上世紀70年代起就開始受益于這一優惠待遇。

早在3月,美國貿易辦公室就稱,印度設置了一系列貿易壁壘,對美國商業產生了嚴重負面影響。因此,特朗普要將印度從“普惠制待遇國”名單中剔除。隨后,美國國會多名議員聯名致信特朗普政府,敦促不要終止對印度的“普惠制待遇”。

但在5月31日的聲明中,特朗普還是表態稱,“我已經確定,印度未能確保向美國提供公平、合理的市場準入條件”。對此,印度貿易部發表聲明稱,對于美國不接受印度為普惠制待遇所付出的努力“感到遺憾”,同時強調“印度和美國以及其他國家一樣,在相關問題上會堅持維護國家利益”。

而在此之前,美國還取消了土耳其的“普惠制待遇”,理由是其經濟發展水平“不再符合發展中國家身份”。根據普惠制,土耳其對美國出口的部分商品享受免稅,2017年約為17億美元,占其當年對美出口總額的約18%,主要包括珠寶、汽車零部件、貴金屬和部分農產品等。

內外兩頭不滿

在特朗普發出對墨西哥加征關稅威脅當天,美國股市全線大跌。哈里斯金融集團管理合伙人科克斯稱,“我們正進入關稅2.0版”。許多投資人擔心,這將進一步擾亂世界供應鏈,拖低經濟增長,加大美國走向衰退的風險。

美國商會稱,正在尋找制止特朗普對墨西哥加稅的辦法,其中包括通過法律途徑。他們說,“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尋求一切可能的途徑予以反擊”。美國與墨西哥的商品貿易總額2018年達到6115億美元,其中美國從墨西哥進口為3465億美元。

美國國會兩黨議員也紛紛警告稱,此舉將使正在等待3國批準的“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貿易協議”受到損害。來自得克薩斯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科寧6月3日稱,“我認為這會使我們通過美墨加貿易協議的能力受到懷疑,協議更不可能得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批準。”他說,“我們應一同努力,設法找到解決辦法”。

同時,越來越多的共和黨人也不滿對墨西哥加稅的威脅,這也使特朗普與共和黨之間的關系受到新的考驗。此前,共和黨一直很少公開激烈反對特朗普的重要施政議題。目前,一些國會共和黨人正討論是否要通過國會投票來阻止特朗普對墨西哥加稅的計劃。果真如此的話,這將是特朗普執政以來面臨的來自共和黨的最強烈的一次挑戰。

分析認為,隨著國會內對特朗普新關稅政策不滿的加劇,如果最終被迫走向新的國會投票,不排除獲得三分之二多數支持的可能性,從而廢除特朗普宣布的邊境緊急狀態,一并終結其修建邊境墻的計劃和新關稅計劃。

一些共和黨參議員表示,他們將等到美墨協商之后再決定要做什么。但是,他們的焦慮在蔓延。參議院多數黨黨鞭約翰·圖恩稱,“我們的許多參議員都非常擔心事態究竟會發展到什么地步。”他說,如果關稅僵局持續,國會將會聽到限制特朗普使用關稅權力的呼聲。

除了通過不贊成決議外,一些國會議員還表示,國會應通過立法限制行政部門的關稅權力。共和黨參議員帕特·圖米已經提出了一個法案,要求總統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征關稅之前應先獲得國會批準。他說,多年來,國會已向行政部門授權太多,“如今我們正看到沒有人會希望看到的結果。坦率地說,我認為,國會許多人都不認同(特朗普的新關稅政策)”。

特朗普的關稅威脅在墨西哥引起強烈反響。墨西哥對美出口占其總出口的80%。墨西哥外交部負責北美事務的副部長塞亞德稱,墨西哥對此感到“震驚”。他認為,如果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得以實施,那將是“災難性的”。他說,果真如此,“我們必須強力回應”。

而遠在南亞的印度,也在準備與美對話的同時,考慮對美多種商品征收更高的進口關稅。據報道,印度將在60天內尋求與美對話。印度總理莫迪也準備在即將召開的G20峰會上與特朗普就此進行探討。

按法律規定,取消“普惠制待遇”將在通知美國國會和相關國家至少60天后生效,并要通過美國總統公告予以發布。

困局難有突破

毋容諱言,一年多以來,特朗普雖然四處揮舞“關稅大棒”,一意孤行地推進“美國優先”的保護主義,給世界經濟增長前景帶來了一些不確定性,但自己也沒有撈著多少好處。

特朗普原本要在5月18日的最后期限對美國商務部的建議作出決定。此前,美國商務部建議,為保護美國汽車業免受進口影響,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進口汽車和零部件征收最高25%的關稅。

美國商務部的報告稱,美國汽車在美國汽車市場上的份額已從1985年的67%下降到2017年的22%;而在同一時期,進口汽車幾乎翻了一倍。2018年,日本、德國、墨西哥、加拿大和韓國共占美國進口汽車的85%以上。

但在5月17日,特朗普雖然一如既往地指責一些進口汽車和零部件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但不得不宣布將是否征稅的決定推遲6個月。

美國行業協會對進口汽車和零部件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表示質疑,擔心關稅將危及就業,并加重消費者的負擔。在美國國會,包括許多重量級共和黨議員在內的人士,都強烈反對汽車關稅;但白宮卻拒絕向國會公布汽車進口研究報告。

歐盟貿易專員馬姆斯特羅姆拒絕美國的“安全威脅說”,并稱將會采取反制行動,對價值最多3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征收關稅。

在宣布推遲決定時,特朗普也闡明了汽車關稅的真正意圖。他說,減少進口將有助于改善美國國內的競爭條件,保持強大的汽車業對美國的軍事優勢至關重要。

事實上,特朗普的關稅政策也給美國的農民造成巨大的沖擊,考驗著他們在2020年選舉中對特朗普的耐心。為了安撫這些核心選民的不滿,特朗普一方面繼續鼓動“民粹的愛國主義”,宣揚與事實不符的關稅由對方承擔的“另類思維”,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接連采取措施,向受到貿易摩擦沖擊的美國農戶提供補償援助。

一些輿論分析也質問,如果關稅對美國如此有利,或者是無害的,那么,股市怎么會在5月跳水了1000點,特朗普又何以要給美國農戶提供補償援助。

5月23日,特朗普宣布再向美國農戶提供160億美元的補償。加上去年的120億美元,特朗普政府迄今向美國農戶提供的援助已經達到280億美元。

此外,目前來看,特朗普借關稅施壓墨西哥以解決涌入美國的非法移民問題的構想,不僅難以如愿,甚至有可能進一步加劇移民潮。

從一定程序上講,借關稅向墨西哥施壓,不過是特朗普“關閉邊境”威脅的一個翻版,不僅突顯了其在非法移民問題上已陷入政治困局,也是其缺乏良策的具體表現。

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6月3日警告稱,特朗普加征關稅以及取消對中美洲國家的援助“將會產生反作用,并不會減少移民潮”。墨西哥駐美大使巴塞娜也透露,如果沒有墨西哥的努力,另外25萬移民早就在2019年抵達美國邊境了。

短評

美關稅政策違背國際協議

□ 陳小方

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格曼所言,特朗普以關稅大棒揮向自己不喜歡的一切的做法,正凸顯出美國的不負責任。

他認為,美國應該汲取一戰后“不負責任”做法的歷史教訓。那時,美國對世界以背相向,拒絕加入國際聯盟,并向大多數移民關上了大門,還急速轉向保護主義,通過1921年的《緊急關稅法》等將關稅增加了一倍多。他說,正如特朗普一樣,當時支持關稅的人們也聲稱,將給所有美國人帶來繁榮。但事實上卻沒有,而使美國最終走向了1930年的大蕭條。

近日,特朗普為封堵非法移民而以加征關稅要挾南部鄰國墨西哥的舉動,更是在國際輿論中引起了強烈關注和批評。顯而易見,此舉不僅違反了美國的法律,也違背了國際協議,使美國成為了一個“不負責任”的國家。

克魯格曼指出,特朗普的這一做法“幾乎肯定是非法的”。美國的貿易法授權總統在一些情況下可以實施關稅,但并不包括限制移民。克魯格曼表示,此舉也違反了旨在保證商品在北美地區內自由流動的“北美自貿協定”,以及美國在世界貿易組織中的義務。他說,這使美國成為了世界市場上的“一個無法無天、唯關稅的無賴國家”。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主席亞當·波森認為,這是一個“轉折點”。如果因邊境政策而不是經濟關系就可以通過單邊的總統命令實施關稅,市場就會認識到這位總統不會兌現達成的協議。

亞當·波森說,特朗普將關稅“武器化”表明,他的貿易政策是受意識形態或者是政治議題所驅動。

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前世界銀行行長金鏞講話撰稿者喬弗雷·格茲認為,特朗普近日的關稅政策進一步模糊了貿易與國家安全之間的界線;如果對墨西哥的關稅得以實施,那將標志著美國保護主義的嚴重升級。

格茲稱,雖然國家安全關切總會在一些具體情況中影響到美國的貿易政策,例如,美長期對用于軍事目的的產品實施出口限制,但特朗普政府極大地擴展了這一做法。包括以國家安全為由實施“鋼鋁稅”,以及威脅對進口汽車和零部件加征關稅等。

格茲說,特朗普政府越是將有效的國家安全關切的界線向純粹保護主義延伸,就會越難為其以國家安全為由而對貿易政策進行的合法干預辯護。

格茲表示,墨西哥一直努力維護與美國的關系,而特朗普政府則回以要摧毀其經濟的政策,并提出了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空洞的政策目標。這不僅將使墨西哥也將使世界其他國家更加看清美國的真面目,即特朗普政府是不可信任的,也是不負責任的。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走势图